明星独居真人秀,一部走心的现实生活图鉴

 行业动态     |      2020-08-01 02:06

随着《看我的生活》的收官,作为今年新节目类型的明星独居真人秀,已经进入全线收尾阶段。与之前的选秀类、竞技类、竞演类综艺不同,在如今独居已成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的生活常态下,《看我的生活》《让生活好看》等明星独居真人秀,让搞笑、减压的明星综艺忽然有了平实的视角,展现了文艺作品应有的社会关注和人文色彩。也许你会觉得明星的独居生活与普通人不沾边,但节目中他们展现的生活状态,就像一部真实的社会生活图鉴,看他们的同时也会让我们审视自己:也许努力的人不一定都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但它决定了你生活的样子和状态;每个成年人都要对自己的情绪和行为负责决,让别人快乐是慈悲,让自己快乐是智慧,但不管怎样想改变就要积极地付诸行动。

很多时候,综艺真人秀用明星,是出于一种引流作用,利用大众对明星的一种窥伺心理,提高节目的关注度和点击量。但当遍地的真人秀都用明星,各种媒体和明星自曝已经把私生活“走光”的差不多时,明星真人秀的吸引力就没有那么大了,所以,对观众而言,看明星真人秀就是为了热闹减压,走心的时候不多。但今年的 “明星独居真人秀”,却选取了明星和当下很多年轻人共有的一种生活方式——独居,让二者的关注点和需求有了重合,也有了“共同语言”。而且这类节目采取嘉宾既是参与者又是观察者的模式,明星们展示和讨论的独居方式,给我们,包括明星本人,都提供了一个回望自己,观察他人,修正自我的机会,不管是“同类”的共鸣感还是“异类”的对比感,在碰撞中很多积极的生活观念和人生态度呼之欲出。

这些节目中,虽然选择的明星不同但大多是年轻人,且独居年份从第一天到二十多年不等,尤其是《看我的生活》中,有70后的佘诗曼,80后的马思纯,90后的林允、王大陆,00后的黄明昊等,他们与维嘉、大张伟等人还共同坐镇观察室,观看和讨论自己与其他人的独居生活,引发话题性一次次登上热搜。明星的独居生活就像一个万花筒,折射出了如今人们从生活方式、生活态度到生活品质上的不同追求。

范丞丞、黄明浩等,是对独居生活充满向往的年轻00后。初入社会的黄明昊为租房奔波,遭遇了房子与照片不符、电话骚扰、“中介套路”、高额中介费和昂贵的房租等等问题,让他在独居生活之初就遭遇了下马威。漂在大城市的独居年轻人谁没有经历租房的种种波折,也难怪网友喊,这简直是“偷窥了自己的生活”。而没有租房之虞的范丞丞,则对新生活充满好奇和期待,关键是脱了爸妈的管束,布置新家、安抚小狗,约朋友打篮球,高兴到飞起。刚独居的人会觉得空气都是自由和甜的。

同为90后,林允、王大陆与正在谋求精神独立的郑爽起伏不定的状态截然不同:林允是个大大咧咧,热情开朗,即便闲下来也直播美妆、做手工。生活中的王大陆一看就是家教很好的暖男。他和林允“友达以上恋人未满”,到林允家与林允爸妈聊天,抢着做饭、洗碗,家庭氛围热闹轻松,虽说林爸爸公开对女儿放话“(你)嫁给别人我不同意”直白的让林允不好意思,但你能说林允爸爸的“神助攻”和“催婚”不是发自内心的?

独居多年的周笔畅、颜如晶和马思纯,闲暇时自己做饭,吟诗、作画、调咖啡,生活打理得有条不紊。年龄更大些的柳岩和佘诗曼,更是找到了自己的生活节奏,工作时认真拼命,生活中也能将自己照顾得很好,张弛有度,充满活力和仪式感。躺在沙发上打手游、追剧,独自享用美食,听父母唠叨,与朋友一起运动,哪怕是葛优瘫……很多年轻人都能从独居的明星身上看到自己生活的影子。

据称,目前中国有超过2亿单身成年人,超过7700万成年人独居。如今独居早已不是孤独的代名词,而是年轻人选择的生活方式之一,他们想有独立的时间和空间,有更大的自由享受他们认为的有价值的生活,不慌不忙、悠然自得。在节目中,观众会在佘诗曼的与朋友约会喝茶、王大陆的婴儿睡眠,伍嘉成逗猫,费启鸣养狗,马伯骞骑着电动车带货拉风地享受着田园生活,甚至柳岩一个人在海边小屋度假敷面膜、做瑜伽时都体会得到。谁能想到酷酷的周笔畅是个讲究生活品质和情调的精致女孩,从饮食到家庭布置,无一不充满情趣。

当然,节目并不是带领观众看明星们怎么休闲的,而是看他们怎么生活的。首先是他们的独居生活是如何面自在和自洽,如何与自我和解的。比如,马思纯的睡眠问题、情绪病,不快乐的问题,源自初中时期曾受到同学的欺负,小姨蒋雯丽和小姨夫顾长卫的光环给她带来的质疑,源自她想把戏演好的压力,她的不自信、自我怀疑,一度要通过叛逆角色、吵架戏纾解。如今的她读诗、画画、插画、做饭,正在辛苦、努力地要将自己来回倒快乐、轻松的状态里。

柳岩和佘诗曼,代表的是被催婚一族,虽然她们已经找到了自在生活状态,仍不免有来自社会和家庭的期待与压力。柳岩不惧把相亲过程搬到节目里,佘诗曼和朋友们则大方谈起了冻卵的问题。时间和阅历的沉淀已经让她们活得很通透了,在适合结婚生子的人出现之前,先将自己的生活过得自洽而充实,这种宁缺毋滥似乎是一种更好的选择。柳岩和佘诗曼的生活状态,给大龄青年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其实,当独居成为生活新常态,个人自由和所谓的权利受到充分尊重后,能够自在和自洽后,按照马斯洛的社会需要理论,价值实现的需求就会显现出来。利用独居时间体验、学习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充实自己,实现自我增值,这是“明星独居真人秀”最让人欣喜的地方。

年轻一代不想在他们认为的无意义的事物上多消耗,那么独居生活的乐趣和意义到底在哪?王大陆想开咖啡店,那就先从按时上班、接待顾客,咖啡拉花这些基础的事情做起;佘诗曼想学理发手艺,那就到理发店学洗剪吹,第一天就上岗营业。演戏之余她想开发自己的口红品牌,就亲自到工厂选色,了解生产工艺和流程。伍嘉成觉得自己专业不行,就猛练普通话,学英语;非表演科班出身的费启鸣找老师学习表演找自信,要从台词开始日益精进。

黄明昊体验快递小哥生活,和伍嘉成、费启鸣一样学冲浪。郑爽也拾起了久违的芭蕾……对90后、00后等年轻人而言,生活无需等到“以后”,想有新的体验,想感受不同的生活,马上就勇敢地去尝试。而不用像他们父母或者更年老的上世代们那样,因为各种奇奇怪怪的原因或者行动力不够,将很多想做的事情存到了自己的愿望清单里,人到中年、老年以后都没有实现,甚至在忙碌的生活中连曾经的愿望都忘记了。

陈学冬考取潜水师证扮美人鱼给孩子们表演。因为潜水进而关注海洋环境,积极投身海洋环保。

明星独居真人秀,不仅仅停留在展示他们如何度过闲暇时光,更重要的是让我们看到了他们如何高质量地独居。也许有人会说,节目中有不少明星体验生活、扩展兴趣爱好、增长其他技能的环节是节目组“设计”的,也有些琐碎和突兀,但明星们的行动、体验和感受是真实的,这种拓展独居“方式”和领域的做法并未引发观众什么不满。相反,明星独居生活中的休闲、娱乐、社交、增值,还在网络上还引发了不少情感、职场和人际关系等话题,他们在独居生活中积极向上的状态和人生态度,给了年轻人很多启发,这一点从节目的热度和留言评论中就能感受得到。

每个在社会上独自打拼的人都不容易。独居是自由自在享受生活,独居也是自我和解自我疗愈,加油充电自我增值的时候。一个综艺类型,在没有制造噱头和卖点的情况下能谱抓住年强任的需求和关注点,并与他们产生共情和一定的价值认同,这类节目的创意与想法无疑是成功的。




上一篇:“节水优先 珍惜点滴” 湖南省首届学生节水公益微视频大赛颁奖仪式举行


下一篇:山东考研政治:2020年7月14日国内外时政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