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德意志第二帝国的外交策略成败,看地理对霸权兴衰的影响

 行业动态     |      2020-07-01 06:30

公元1870年,普法战争以普鲁士王国的胜利而告终,普皇威廉一世在俾斯麦等文武官员簇拥下,于法国凡尔赛宫加冕称帝,一雪拿破仑摧毁神圣罗马帝国的耻辱,伴随着阵阵欢呼声,普鲁士王国摇身一变,成为了中欧地区的军事强国——德意志第二帝国。

对于新兴的德意志民族国家来说,打败法国人并不是霸业的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因为首先,法国虽然被迫交出大量赔款,并割让阿尔萨斯与洛林给德皇,但是,镇压了巴黎公社起义的法国政府很快于1875年重新确立了共和制度,卧薪尝胆,在国内发展经济,恢复军备,在海外继续扩张,并与同一时期的殖民帝国英国角逐非洲大陆,所以普法战争法国固然蒙受失败的羞辱,但其只是被暂时削弱,他积极的立国策略与庞大的体量,仍然威胁着正在崛起中的德国。

除了法国之外,在德国的东部,曾扮演欧洲宪兵角色的沙皇俄国,也虎视眈眈于从中欧地区一连串争霸战争中脱颖而出的德意志帝国。此一时期,沙皇俄国正围绕黑暗与博斯普鲁斯海峡等地区的控制权,与英国进行艰难地博弈,并不想树敌过多,所以沙皇即便认为德国是自己未来西扩中不可小觑的障碍,但仍然采取了与德国订立友好条约的方式,安抚这个刚刚闯进欧洲霸权俱乐部的暴发户。

沙皇此举正中德国内阁首相奥托·冯·俾斯麦下怀,此时,俾斯麦一面小心提防摆脱战败阴霾的法兰西第四共和国,并利用德意志北部小邦的恐法情绪,来加强帝国凝聚力,另一面则看到了沙皇俄国在德国未来发展中,发挥积极作用的潜质,因此,俾斯麦先在国际会议上支持沙皇俄国获得重新武装黑海舰队的权力,以讨好沙皇,后又积极怂恿德奥俄三国皇帝订立了军事同盟,共同维护中东欧地带的安定。沙皇俄国从俾斯麦这里拿到了足够的好处,一别克里米亚战争战败以来的衰颓气氛,德俄的不断走近,成为了普法战争以来,轰动欧洲的又一件政治大事。

俾斯麦为何如此在意结好沙皇俄国呢?这种积极潜质又是什么?其实,铁血宰相之所以做出联俄的外交举措,最终目的是服务于维护德国统一以来所取得的霸权成果的,而他这么做的原因,则与他对德国的地缘环境分析,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作为一个中欧国家,德国处在三面强邻环绕,北部狭窄领土临海的特殊地理位置上。用中国的古语讲,这就是四战之地,所以俾斯麦要想确立德国的霸业不坠,他就必须扭转这样一种不利的状态,而首相的解决办法,就是结好俄国与奥匈帝国,避免让他们与自己的潜在敌人法国建立盟友关系,好夹击自己。

俾斯麦这样一种策略,其实有其历史渊源,俾斯麦主政时代以前,普鲁士三度联合俄奥瓜分波兰,扩大自己的地盘,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大帝在位的时候,他利用俄国沙皇彼得三世的中立,成功攫取了奥地利手中富饶的西里西亚地区,在后来的拿破仑战争中,普鲁士虽然因为军事思想落后、战术陈旧等原因频频被法军击败,但靠着和俄国与奥匈帝国的盟友关系,他依然能东山再起,所以俾斯麦之前普鲁士的迅速发展,与他广交盟友、克服四战之地的消极影响有很大的关系。

到了俾斯麦上台后,为了让信任自己的普皇荣耀,他更是把的这样一份政治遗产继承下来,并且运用到了极致,在涉及俄国利益的问题上,俾斯麦偏袒后者,使得俄国默许德意志的统一,在战胜法国后,俾斯麦更是小心翼翼地延续与俄国的盟友关系,使得德国能够腾出时间解决统一后的一系列内部矛盾。

但是,俾斯麦对于俄国也并非无原则的迁就,他知道,如果纵容俄国一味地强大,最终只会危害到自己的东部边界安全,所以他又利用文化背景与自己相似的邻国奥匈帝国来制衡俄国,因为二者在巴尔干有利益纠纷,让奥匈帝国帮自己在远离德国的地方牵制住俄国,使得他无法分出精力往其他方向,这不正符合德国的利益吗?

在团结奥匈帝国之外,俾斯麦还把英国引入到了压制俄国过分扩张的大战略之中。俄国之前汲汲于恢复黑海的军事力量,其目的在于配合南欧的俄国陆军南下,吞并没落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将自己的影响扩大到整个地中海。可是,英国不愿俄国这个阴谋实现,伦敦高层坚持认为奥斯曼土耳其应当保持中立,博斯普鲁斯海峡非军事化,唯有如此才符合自己的商业利益。

英俄的纠纷远不止于奥斯曼帝国,在远东地区,俄国对于中国东北和朝鲜半岛的侵略同样警惕,所以暗中资助日本,通过他来拖住俄国,在中亚,英国更是出动远征军进入波斯,以构筑与俄国内亚军团对峙的前哨地带,使得对方远离自己在世界上最大的殖民地——印度。

矛盾重重的英俄,被俾斯麦看在眼里,这正符合他对俄国又拉又打的怀柔策略需要,所以在英俄围绕南欧平原利益分配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俾斯麦主动站出来,扮演双方的仲裁人和调节者,很快,三方主导下的国际会议于1878年在柏林召开,经过俾斯麦从中调解,俄国的陆海军始终未能进入地中海,但他们获得了一部分奥斯曼土耳其西北边境的土地补偿,还避免了与伊斯坦布尔的英国海军直接兵戎相见,至于英国方面则为德国有分寸的斡旋感到满意,所以我们会看到,表面上德俄建立了盟友关系,可深层次则是德国拉拢除了法国以外的欧洲国家来共同压制俄国,迫使他向自己继续靠近,而德国东线无战事的状态,也就可以保持了。

但是,俾斯麦这种各打五十大板的外交调解,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并不买账,在以后的日子,俄国频频利用巴尔干地区复杂的宗教和民族问题推波助澜,掀起反奥斯曼帝国统治的地方起义,俄国南进的方针是不会因为俾斯麦的暗中破坏而放弃的,相反,俾斯麦在柏林会议上的表现,已经大大加深了俄国与德国之间的不信任感。

更让俄国人感到紧张的是,德国解决双方因柏林会议而产生纠纷的办法,不是去在其他方面做出让步,或保持沉默,而是展开了对俄国的贸易制裁,同时暗中协调自己与奥匈帝国的军事关系,这些自然逃不过俄国人的眼睛。在俾斯麦执政的末期,曾经以防止腹背受敌为出发点的联俄外交已经是举步维艰,而俄国人的报复性手段,则是加快和德国的世仇——法国的靠近。

威廉二世继位后,对俄关系处理上的疏远并没有得到扭转,相反,此时年轻皇帝还变本加厉,将长期以来无仇无怨的英国也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上。

原来,俾斯麦主政时期,极力反对帝国在海外像英法一样谋求建立殖民地,他认为这样会给自己无端树敌,而且一旦发生战事,这些殖民地都将成为消耗德国有限国力的累赘,所以与其参与殖民地角逐,不如让英法俄等国竞争掠夺,好让他们无法拧成一股绳。

可是,首相的意见并未得到重视,德国官方不好出面组织殖民活动,但军火公司支持下的所谓民间探险队,却在东西非洲大打出手。

威廉二世继位以后,这种殖民热潮被推向了新的高峰,先是用法国角逐北非摩洛哥,后又侵占中国山东半岛的青岛,引发与英法在远东的军事竞赛。为了保住这些殖民地,威廉又把大量预算砸到购置军舰上,这自然引起了英国的强烈不满。

与英国相比,德国作为一个典型的陆地国家,不但海军起步晚,而且海岸线狭窄,极容易受到封锁,这些先天不利的地理条件,始终制约着德国统一后的现代化迈进。但威廉并不在意这些,依然一意孤行的扩张海军,并以英国为假想敌。例如英国方面1906年下水了无畏号战列舰,吨位和火力都是划时代的,威廉二世也攒足了劲,接连下水两艘质量堪比无畏号的军舰。

英国素来重视对海权的垄断,如今德国有恃无恐的扩张海上力量,明显是要与他较劲。经历日俄战争打击的俄国在英国看来似乎不足为虑,对于伦敦方面来说,德国要比前者可怕一百倍,于是,德国终于把英国也推向了自己的对立面。日后英法俄三国协约围堵德国,威廉二世和他的政府可以说功不可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罢了。

作为一个三面受敌,一面临海的传统陆地国家,俾斯麦在世的时候,以自身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传统为基础,通过拉拢俄国的外交与不支持海外殖民地扩张的一套组合拳,为德国统一后循序渐进的发展赢得了宝贵的和平。

但是他所未能意料到的是,继任者的野心与短视,很快毁掉了自己创造的对德国有利的外部环境。德国霸权的兴衰,足以告诉我们,地理固然无法决定民族与国家的未来,但如果弃之不顾,后果难以设想。




上一篇:全球第1个对中国免签的国家,风景如画,但很少有人想去旅行


下一篇:广东省资源综合利用研究所惠州研发中心揭牌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