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学记《寻找中国之美》:透过少年之眼看沧桑历史与崭新未来

 公司新闻     |      2020-06-05 10:19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梁启超《少年中国说》

1900年,戊戌变法失败后,梁启超为了驳斥外国列强对我国“老大帝国”的称呼,慷慨激昂,一腔热血写就散文《少年中国说》,指出中国是正在成长中的“少年中国”,感情充沛、积极乐观、充满气势且给予了年轻人极大鼓励。

少年者,国家之新生代,进取向上、充满力量,似小老虎一般发出吼叫,似雏鹰一般振翅欲飞。若少年奋起直追,创新且有担当,则国家也焕发更为活泼、蓬勃的新生机。

2018年9月,历史学者傅国涌带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少年们在北京与南京进行文化游学之旅,学子们走在积淀深厚文化的著名景点中,倾听老师的讲解,与沧桑历史对话,同时又写下关于景点的习作,篇篇皆新篇,是少年的心绪凝结,字里行间给人惊喜,象征着崭新未来。

北京游学的第一站选在北京,作为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它亦承载着重要历史故事,以其独到的城市魅力吸引着学子们前来探寻。中秋刚过,京城正值最美秋季,少年们游历在秋景之中,感受着天地之间的大美。

老舍写:“西山北山的蓝色都加深了一些,每天傍晚还披上各色的霞帔……清香甜脆的小白梨,像花红那样大的白海棠,还有只供闻香儿的海棠木瓜,与通体有金星的香槟子……”

梁实秋写:“西院里有四棵紫丁香,占了半个院子。后院有一棵香椿和一棵胡椒,椿芽、椒芽成了烧黄鱼和拌豆腐的最好的佐料。”

张友鸾写:“枣核受了我心头热气,就盘结了起来,慢慢就长成了一株大树,‘春’来了,枣树开了新花,新花的香味我嗅到了,用力地嗅,我还以为这是你的粉颊哩!然而那一株枣树的枝儿又碰了我的帽子。”

而少年们站在北京的秋里,看着远处镶在深秋里的红色太阳,加上眼前故宫里红色的宫墙、黄色的琉璃瓦,加之一场秋雨一场寒的凉意,一种历史厚重感以及时光飞逝的凄凉感顿时油然而生。

到了居庸关,看着静静耸立在崎岖群山之间的长城,少年们感受到的是令人敬畏的雄伟与威严,更心疼于“水寒伤马骨”——因修长城或守卫长城而受伤的民力。

在北京大学,少年们站在红楼前,吟诵着《北大校歌》——“到如今费多少桃李栽培,喜此时幸遇先生蔡。从头细揣算,匆匆岁月,已是廿年来”,感受着“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人文精神。

在北京郊区香山脚下的黄叶村,学者给少年们讲述在此写下《红楼梦》的大文学家曹雪芹的故事。千古绝唱《红楼梦》,自石头的故事开始,最后又归于空无。少年们在金陵十二钗的悲剧里感受着震撼人心的美学力量。

在植物园、圆明园与颐和园,少年们欣赏着不同风格的园林艺术,抚摸着烙印在一砖一瓦上不可磨灭的历史。人之于偌大的庭院、之于世界、之于历史、之于命运,都显得太渺小了,但我们可以牢记历史、感受世界、欣赏文化与风景,让自己的精神变得强大起来。此次北京之行,少年们更是受益良多。

南京一北一南,游学双城记的第二站,学者带领少年们来到了南京。南京,是一座历史的城,更是一座现代的城,此次学子们要到南京寻梦。

寻一个旧梦,作为六朝古都的南京,沉淀了太多历史的记忆;寻一个新梦,社会发展进程不断往前推动,中国开始往工商业文明转换,这是新的文明。

孔尚任写:“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宗白华写:“天上的流云,常时幻出海岛沙洲,峰峦湖沼。我有一天私自就云的各样境界,分别汉代的云、唐代的云、抒情的云、戏剧的云,等等,很想做一个‘云谱’。”

柏桦写:“仿佛有某种命运的契合吧,身世飘零的江南游子在良辰美景的南京同沧桑言归于好了……我暂且安顿下来,寂寞高大的梧桐、夏日午后的蝉鸣、干枯的落叶和葱茏的草地陪伴我消磨一个又一个白日。”

少年们感受着文人笔下的南京,在秋日里与南京对话,越过繁华与热闹的表面,贴近南京的心。

它是旧日的秦淮河,是“夜泊秦淮近酒家”里的秦淮河;也是近代的秦淮河,是“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更是现今的秦淮河,是生生不息流淌、少年们今日所见之秦淮河。

傅国涌学者在河边给少年们上人生哲思课,借着秦淮河谈对世界的认知。学者说:“教育就是让人变得更有理解能力,对于一切发生的事情,过期、现在和将来,将来的事情我们并不知道,但是透过过去和现在我们能预测将来……”

秦淮河里的水已流了无数年,而在秦淮河边发生的爱恨情仇、时代更迭也都在水波荡漾之间成为了过去的故事。我们要对这些故事、对这个世界持有理解力,并且把自己的理解表达出来,那么此时文学就站了出来,我们用文字、语言来表达对一切的认知。

所以少年们此次的南京之行,不但寻得了梦,而且提高了对世事的理解与表达能力,这对于他们的人生来说,是颇具意义的。

教书育人,有老师的输出、教导,更要有学生的反馈、呈现,如此一教一学形成闭环,才是真正的教学完成。

傅国涌学者在游学途中讲课,学子们每到一地则作一篇习作以记之。文章是记录描述世间事物、道理,陈述表达作者情感、想法的文化载体。学子们我手写我心,将自己对北京南京的感情投入文章之中,篇篇皆新篇,字字皆真情,而习作更是给我们带来了惊喜,让我们看到了文学的未来之新。

10岁的曾子齐在欣赏了长城的壮丽雄伟之后,写下诗歌《长城的槐叶》,以小见大,把槐叶比作刀,比作绿宝石,槐叶之美映衬秋景,更映衬长城之壮美。

11岁的赵馨悦在与南京对话的文章《桃花扇·余韵》里,采用第一、二、三、四、五瓣血桃花的分小节陈述的格式来描写对南京这座城市深厚的感情。我们惊叹于她的归纳总结能力、逻辑分类能力,以及颇有创意的想象力。

11岁的郭馨仪在描写未名湖的文章《燕园青路》里写:“作家们说得对,这湖水的确是绿的,在阳光下绿得透明,绿得像司徒雷登的眼睛。岸边的植物也是绿的,衬得湖水更绿了,只是它们只管各自绿,绿得那么不团结,极不协调。”“绿得像司徒雷登的眼睛”这一句太让人惊喜了,小小年纪便能写出如此精妙的比喻,着实让人惊叹。

教学相长,老师最喜看到学生能取得进步,学有所用、学有所成。而此次双城之行的习作便是少年们交出的最让老师满意的答卷,少年们在游历中渐渐形成了自己的审美观、世界观、人生观,倾之笔端,让我们感受到少年内心的真情实感。

故宫、长城、颐和园、未名湖、秦淮河、石头城……曹雪芹、蔡元培、王国维、鲁迅、赛珍珠……我们的祖国不仅拥有壮丽风景,更拥有源远流长的优秀文化,大先生傅国涌与小学子们游学万里,从北至南,探寻历史洪流中的文化与大美,可谓“少年双城记”。

观古代建筑、听历史故事、写抒情习作,少年的内心在游历途中一点点变得丰满起来,我们惊喜于少年的茁壮成长,更看到了那份未来可期的少年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