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科技赚慢钱,但是能赚大钱!

 公司新闻     |      2020-04-25 07:13

随着瑞幸咖啡的崩盘,随着WeWork走向破产,随着满街堆满灰尘的共享单车退出视野,模式创新时代结束了。

市场都认为投资“硬科技”行业,又慢又难,细分赛道多,赛道间又“隔行如隔山”,不仅对散户很不友好,而且连机构都未必分得清真假。

但请反过来想:哪一个行业赚钱是容易的?想赚到真金白银,想在股市赚钱,没有研究,不花时间学习,随随便便挑买个代码买进就能赚钱,那不是天方夜谭嘛!

既然市场已进入硬核科技股的牛市,那么科技股再怎么难懂,都要硬着头皮看一下行业及产品发展,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下面举个例子,看看半导体行业这个大板块是如何脱颖而出,成为科技股领袖的。其他行业也可以参考这个路径,寻找核心硬科技股。

三年前的集成电路行业还默默无闻,2017年还没有贸易战和美对华为禁售这回事。但是,宏观数据透露了这样一个信息:在外贸数据普遍不佳的背景下,有一块产品中国的进口量一直在猛增,那就是集成电路。

集成电路历史上一直在产生贸易逆差,这一点不奇怪,但2014年之后,集成电路的进口直线飙升,金额远超原油。回顾那个时点,正好是我们推出“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时间。产业转型,装备升级,变成了中国经济最亟待发展的环节。

所谓装备升级,无非就是机械外壳加里面的那块芯片。算算数量,我们这几年竟然需要购买全球80%的集成电路产量,这不得不说是很惊人的。

大基金的成立,使得集成电路行业获得了快速发展。原来,中国内地没有自己的晶圆制造厂,除了外资晶圆厂之外,就是集成电路生产步骤中毛利率最低的那个环节——封测厂。

大基金投资进入之后,我们最先得到发展的是IC设计公司的壮大。因为设计公司只要能设计出爆款产品,成功进口替代之后,公司业绩立马就会爆发。生产环节根本没有那么快。

然后汇顶科技(文中所提个股均只是举例,非推荐!)的指纹识别模组成功取代了美国公司,出现在各主流手机制造中,业绩和股价都暴涨,大基金赚得盆满钵满。然后,长江存储的出现,给了兆易创新股价十倍的成长空间。随即,又是四大设计公司的四个购并案,令设计端公司出现如火如荼的上涨……

在这个过程中,一些同样说自己“做芯片”的公司,股价并没有太大涨幅。这些公司做的也是集成电路,但要么是低压IGBT,要么是美国等先进国家已淘汰产能的被动器件,甚至有些芯片公司做到现在都退市了。

所以看硬科技股,光看行业还不行,甚至看细分行业都不行!还要逐一研究公司的产品,科技含量到底在哪里?是不是独家生产?有没有替代公司?有没有技术壁垒?如果是自主核心的必用产品,哪怕给一点高溢价也无妨,但如果是低端产品,甚至只是一点噱头,那还是要远离为妙。

当时大牛股卓胜微总市值为718亿元人民币,超过了Qorvo公司,而即使卓胜微已经调整了,但仍达到了Qorvo公司的八成左右。这显然是极不合理的。

因为Qorvo公司是一家拥有移动,基础设施和国防和航空航天核心技术和射频解决方案的领先供应商,它拥有业界最广泛的射频产品和核心技术,且2018年收入是208亿元人民币,而卓胜微只有5亿元人民币。

这一点又使我想起了2015年的华谊兄弟总市值超过了美国的时代华纳,当时投资者以“中国有更广阔的的市场”为由,仍在追涨,事后回头看,那里的股价在月线上成了一根巨大的避雷针。

但是如果说,这么多公司根据常识都已经很贵了,那集成电路行业是不是都没戏了?当然不是这样的。

中国的集成电路现在不缺设计,最好的IC设计公司就是华为海思,完全可以和国际一流公司媲美。但设计出来的图纸没人流片,都等于白做。制造涉及到很多设备耗材的生产。

大基金一期投入之后,设计端先获益,但制造端并没有获益。很简单的道理:制造芯片先要造厂房,然后铺设备,然后招人,然后中试,然后产能爬坡……

2017年后,中国内地每年以22家左右的速度在开设新的晶圆厂,这是前所未有的,现在还刚到了铺设备即将进入中试的阶段,等产能开始爬坡后,那些耗材厂的业绩,大家就都能看见了。

另外,半导体中82%左右的产品是集成电路,还有18%左右,包括分立器件、传感器和光器件,光器件包括LED和光伏等等。像很多公司做的产品是用在光伏上的,看起来好像也是半导体,但这跟集成电路完全是两码事。因为光伏和集成电路所用产品的技术含量完全不在一个档次,政策环境和需求增速也完全不一样,不深入研究的人不会明白。

总之,硬科技看起来是在赚慢钱,但一定是赚大钱,只要突破拐点之后,硬科技公司的业绩起飞很快,因为它是无法被仿制的。

投资者想在市场上赚钱,也只有老老实实地学习新领域,更新自己的知识结构,赶上时代的潮流,而不是被K线图耍得团团转。




上一篇:2020年Q1在线教育行业网络关注度分析报告


下一篇:衡水市对41所学校开展食品安全检查护航复课复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