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晋斌:“稳外贸”要高度重视发达经济体的市场

 公司新闻     |      2020-04-15 13:06

王晋斌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党委常务副书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主要成员

习近平总书记4月8日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强调:“坚持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中加快推进生产生活秩序全面恢复”。中国经济迎来了加快推进、恢复生产生活秩序的时期。

对外贸易是中国经济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未来“稳外贸”要高度重视发达经济体的市场。这基于以下两个预判:第一、在整体水平上(除中国以外),发达经济体将在疫情防控中领先发展中经济体。换言之,发达经济体很可能在疫情防控后率先进入经济的恢复期,尽管需求还不够旺盛,但仍然是中国商品的重要出口地。第二、由于疫情防控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财力和物力,全球不少低收入和发展中国家将进入国家或者主权债务上升期,这将使得这些国家经济恢复面临很大的债务压力;同时,外汇市场的动荡将在一定程度上消耗某些发展中经济体经济政策的效果。因此,整体上这些国家的需求将进入一个较为长期的疲软状态。

按照目前的数据,我们看到发达经济体的疫情爆发是最猛烈的。美国、西班牙、意大利、法国、德国、英国等新冠疫情人数都排在全球前列。疫情迅猛的爆发出来也意味着防控措施的快速升级,这些发达的经济体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医疗技术和医疗资源,只要严格采取有效措施,随着时间的推移,疫情拐点会逐步到来。疫情防控的基础是医疗技术和医疗资源,依据IMF截止到4月3日全球193个经济体都采取了不同程度的疫情防控样本中,除了中国以外,我们看到发达经济体的疫情控制水平将领先发展中经济体的疫情控制水平,因此,发达经济体很可能将在疫情防控后率先进入经济的恢复期。

依据WTO Secretariat的数据,2019年全球医用物品的进口额为1.011万亿美元,其中美国进口了1931亿美元,占全球医用物质进口总额的约19%,美国相当于进口全球医疗物质的1/5。德国、中国、比利时和荷兰分别2-5位(图1)。

进一步按照WTO关于新冠疫情防控四类产品:药品、医疗用品、医疗设备和技术、个人防护用品的进口情况来看,按照WTO Secretariat的数据,医药是进口比例最大的,平均比例高达61.2%;其次是医疗用品,平均比例为15.3%;医疗设备占13.1%,个人防护用品比例最低,只有10.1%(图2)。因此,随着疫情的爆发,这些发达经济体紧缺的将是个人防护用品和医疗设备,目前可用的药品也许并不缺少。

注:(1)药品(药品):包括剂量学药品和散装药品;(2)医疗用品:指医院和实验室使用的消耗品(如酒精、注射器、纱布、试剂等);(3)医疗设备和技术:个人防护产品-洗手液和消毒剂、口罩、防护眼镜;(4)个人防护用品:洗手液和消毒剂、口罩、防护眼镜。

从全球三大医疗用品进口国来看,其进口的来源也比较集中(表1)。从美国来说,前五大进口来源地占据了美国医疗用品进口的52%,德国和中国的这一比例分别为54%和59%。尤其是中国从德国和美国进口的比例高达39%,再加上日本,中国医疗用品进口的50%来自美国、德国和日本。从2018年开始,美国成为中国最大的医疗进口来源地。应该说,中国在国内推行的中西药综合疗法,减少了相应的西药物质进口,也平抑了这类物品的国际市场价格,从而减少了对世界医疗物质的消耗,也为世界疫情防控做出了重大贡献。

从出口来看,2019年全球医用物品的出口额为9958亿美元,其中德国医用物品处于第一位,占比为13.68%;美国紧随其后,占比为11.71%;瑞士、荷兰和比利时分列3-5位,占比分别为9.03%、7.34%和6.61%(图3)。可见,整体水平上发达经济体同时也是世界上医疗物质生产水平最高的经济体。

进一步从近期全球紧缺的个人防护用品来看,中国具有明显的优势。2017-2019年中国在这类医疗产品的出口市场上占据了17.2%的份额,德国和美国的比例也不低,分别为12.7%和10.2%。2017-2019年期间,包括口罩、洗手液、消毒剂和防护眼镜在内的防护产品出口总额平均为1350亿美元,这三个出口国占世界个人保护用品出口的40%以上。因此,中国在这类医疗用品上的出口将极大的有助于全球的疫情防控。

资料来源:WTO Secretariat,TRADE IN MEDICAL GOODS IN THE CONTEXT OF TACKLING COVID-19,3 April 2020.

按照IMF提供的信息,IMF目前已经收到189个成员国中80多个成员国的财政支持请求,其中一些成员国已经遭遇债务危机。尽管美国国会最近批准的IMF新借贷安排暂时缓解了这种担忧,不过难以判断这些安排是否足以满足快速增长的资金需求。在IMF现有的政策框架下,借贷方案的设计和基金的财政支持水平都必须考虑一个成员国的外债是否可持续。如果债务被认定是可持续的,IMF可以支持该计划使借款的政府能够继续全额和按时偿还外债。但是如果IMF认定该成员国的债务是不可持续的,会要求该成员国的政府启动足够深度的债务重组以恢复债务偿还的可持续性,这是IMF实施借贷计划的一个条件。可见,在被IMF认定财务不可持续的背景下,接受IMF贷款安排需要相应的一篮子改革方案,这其实是一个相对需要时间的过程。对这些债务被认定不可持续的经济体来说,疫情控制和经济恢复的难度可想而知。

按照IMF年初的预测,2020年中低收入国家的公共债务总额平均将达到其GDP的55.7%,但新冠疫情的爆发,可能大大提高这一比例。新冠疫情使得防控变得艰难:各国面临着巨大的医疗成本;全球经济衰退导致税收、非税收入和出口收入急剧下降,按照OECD最近的研究(OECD updates G20 summit on outlook for global economy,27/3/2020),由于疫情防控全球最主要的经济体GDP都将面临大约20-30%的短期下滑;资本外流和债务市场可能会导致各国政府无法为到期债务再融资。与此同时,在投资者纷纷避险的背景下,这些国家的融资需求剧烈增加。依据国际金融研究所估计,仅在今年3月份就有830亿美元从新兴市场撤出,这进一步加剧了这些经济体的融资困难。3月27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宣布,面对这一流行病,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总体金融需求约为2.5万亿美元,同时强调这一估计可能处于较低水平。显然,这些经济体自身的储备和国内资源不足以完成新冠疫情防控的任务(表2)。

小结:从疫情爆发来看,发达经济体目前疫情是最严重的,但医疗技术和医疗物质也是相对最充分的。整体上发达经济体有很大可能性在疫情防控后率先进入经济的恢复期。由于欧、美市场是中国贸易顺差来源的关键,同时由于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经济体将进入主权债务上升周期,需求会进一步下降。因此,发达经济体的市场仍然是中国对外贸易要重点考虑的外部市场。

在“一带一路”的总体框架下,中国未来“稳外贸”将呈现出三大支撑点:发达经济体市场、亚洲区域经济合作市场以及除了上述两个市场外包含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的其他经济体市场。




上一篇:“新基建”风起,数据中心节能瓶颈亟待突破


下一篇:智能化物流平台快兔物流获约2亿元B轮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