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丹:疫情下的教育思考

 常见问题     |      2020-05-06 08:39

4月23日,在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互联网教育商会与华为云联合举办的激荡向前2020互联网教育企业家年会暨华为云在线教育创新季发布会上,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董事长杨丹接受了媒体采访,就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出现的一些教育热点话题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今年是《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2011-2020)》和《国家中长期教育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的收官之年。在移动互联网兴盛、普及的时代,经过三通两平台建设与应用快速推进,我国基础教育、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的教育信息化成果显著。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末,全国中小学互联网接入率达97.9%,配备多媒体教学设备普通教室348万间,93.6%的学校已拥有多媒体教室。

正是因为我国教育信息化的普及,才使得各级院校能够迅速应对疫情中的教学模式调整,使得师生之间、家校之间可以通过信息化手段开展教育教学活动。然而在线上教学过程中,现有的信息化教育手段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如需求高并发状态下的网络稳定性问题、学生的教育评价问题、老师对课堂的监管问题和课程规范化与学生认知个性化之间的矛盾问题等,都对教育信息化提出了更高要求,这也是教育信息化从1.0走向2.0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通过疫情这一突发事件被提前摆到全行业的议事日程中。疫情造成的师生、家校之间的物理隔绝,让当前以区域、以学校为单位的在线教育方案有了绝佳的自我审视、升级提升的空间和机会,教育从业者们够通过现有的不足与短板进行系统性反思,这些对于疫情过后教育信息化的长足发展是有益处的。

疫情的到来,也让教育信息化的参与者们更加明确学校教育究竟需要信息化做什么。3月中上旬,北师大新媒体传播研究中心联合光明日报教育研究中心做了一份《新冠疫情期间中小学在线教育互动研究报告》,统计数据显示,老师远程教学经常使用的39个在线教育产品当中,排在前2位的,且用户覆盖率大于50%的是微信/腾讯QQ/钉钉等通讯软件和办公平台,说明对于教师群体来说,最普遍的、最便捷的应用工具就基本能够满足他们的教学需求,复杂化、长流程化的工具在老师日常繁重的工作中只能徒增负担。从被调查老师对当前在线教育反映出的问题中看,提出互动不够充分、技术不够完善、师生不够适应的老师占到一半以上,说明无论是通讯平台还是专业在线教学工具,其互动技术和用户体验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线上教学在复现或替代线下课堂教学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还记得在2月29日,有一则令人痛心的新闻让我至今难以忘怀。河南邓州一名14岁少女因家贫无力购买上网课使用的手机设备,服用了大量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昏迷送医。这一事件所反映出的问题并不仅仅是底层家庭的不幸,更说明教育扶贫事业,促进教育公平化是任重道远的。在疫情特殊时期,上网课已经成为学校恢复正常教学秩序前唯一的有效教学手段。在线学习一定程度上消除了家庭之间的经济收入差异,极大程度地为大多数家庭减轻了负担。但我们也应该看到,除了家庭经济困难的原因,仍有很多家庭因单亲、离异、残障、低学历等因素,让孩子们在本是开放的、公平的互联网教育环境中与很多学习机会失之交臂。这些家庭的孩子的心理疏导和学习关怀是大问题,需要政府、学校和行业各界共同行动起来。记得在去年4月聚力乡村教育振兴2019年中国教育创新20+论坛年会当中,与来自内蒙、西北、三区三州等偏远地区的中小学交流时,很多校长和老师表示乡镇学校的信息化设备很先进也很全面,但是师生没有最基本的互联网应用意识,信息应用水平和基础设备水平之间存在代差。综合上述这些信息,互联网教育行业要始终关注这些信息意识的弱势群体,互联网教育的根本目的在于运用互联网手段来促进教育公平发展,做好产品也好,做强行业也罢,最关键的事情是满足最落后的、最底层的那些群体的需求,而不是功利性地只看重大中城市市场,仅是去迎合高端文化品味,去满足精英群体需求。以互联网教育来弥补和提升教育扶贫事业,是我们国家教育的长期命题,也是很多教育企业的潜在发力点。

春节过后,各地政府纷纷行动,实施了各自的停课不停学方案。北京和上海两地教委主导的停课不停学方案比较典型。北京市教委和歌华有线合作推出的免费在线学习平台北京云空中课堂实现全媒体终端覆盖,服务首都600万户家庭,而且与学习强国、快手、今日头条等平台合作,覆盖小学、初中、高中共12个年级的13000余节在线课程,惠及全国中小学生。上海的行动更快,3月2日,上海143.5万中小学生正式开始在线教育。借助上海微校、上海空中课堂、哔哩哔哩等在线直播平台和网络学习互动平台确保优质课程资源服务到校、到班、到人。其他各省市都以区县一级做好了大规模线上教学的准备。

在社会重大危机面前,政府需要整套行之有效、高速运转、质量可靠的在线教育解决方案,来系统性解决公民的教育需求。相关部门应根据疫情期间统一在线教学的实施经验,继续加大对互联网教育基础设施、公共应用场景的建设投入,并利用在线教育的大数据行为统计、精品资源集中、点对点教学任务清晰等特点,以互联网教育手段来解决教育领域的社会治理问题。

从行业宏观发展的角度,互联网教育将再次迎来政策性利好,也会成为未来几年新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之一。在本月8号,上海市政府办公厅发布了《上海市促进在线新经济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详细内容,提出了在线新经济这一创新性概念,在《方案》聚焦的12个重点发展领域,互联网+教育位列其中。这一方面说明互联网教育的蓬勃发展得到政府充分认可,另一方面也向行业释放了互联网+教育已跻身于新兴产业序列的信号。上海市政府在市民终身学习、职业教育、线上教育应用场景建设、本地互联网教育品牌建设、在线学习模式推广等多个方面寄予互联网教育厚望。互联网教育已经在疫情期间发挥了巨大社会作用,背后的海量用户和广阔市场是政府定位新兴产业的着眼点。教育用户消费生命周期十分漫长,教育质量也是关乎亿万家庭对美好生活期盼的民生工程,以及中国互联网教育在全球范围内保持领先的态势等因素都是政府重视互联网教育、把互联网教育定位为在线新兴产业和新经济增长点的主要原因。

预计以上海市在线新经济为突破口,将有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把互联网+教育作为拉动经济增长和市民消费的重要抓手。互联网教育企业也会因产业定义的明确化,而向产业链成熟、具备生产供应链的地区转移并聚集。当互联网教育从行业提升为产业后,全行业的参与者的角色会更加朝着专业化方向发展,专精和聚焦是未来互联网教育企业成长的必由之路。因为到那时,企业已经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需要彼此配合、融合,通过充分协同才能占有超级庞大的全国甚至全球教育市场。

前面提到的上海市《方案》,还创造性地提出了分散教学与集中教学结合的学习模式这一新概念,这是基于疫情期间出现的教育新变化、新常态得出新结论。过去很多教育企业尽管在产品功能设计中体现了家校互通学习的理念,支持师生云端备课、教学和学习,但前提条件是部分基于线下真实场景的。而受疫情影响,全虚拟场景教学,全天候云端沟通大有常态化发展的趋势,因此单独设计纯线上备课、教学、评价、辅导等教学全流程的产品必须在很多互联网教育企业的考虑范围之内。

不仅是从事B端业务的企业需要针对应用场景做开发的准备,这一学习理念对很多辅导机构以及C端业务企业也具有启发性。教培机构从线下转战线上,学生的学习场景和体验由大班或小班的同伴式学习,变为了独立自主学习,面对变换的学习环境,教育产品应该适当做出调整;很多C端产品也可以向集中教学方向靠拢,多提供一些复课后衔接课程,多参考学伴竞争发挥的促进作用,在充分满足个性辅导的前提下,融入一些集中教学的优秀因素。总之,企业要善于捕捉来自教育部门的各类新动态和新概念,及时把握创新先机,为教育创造更多价值。




上一篇:华为将推出可扩展式智能手机,2021 年智能手机发展将迎来拐点


下一篇: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投资瑞迪欧,布局线下公播音乐市场